.

为本人之前的一篇文里带了某家禽出场而感到羞愧,羞愧难当。

飙车专业r22

不带tag了。飙车专用。
私设如山 ooc
与爱豆本人完全不符 完全脱线
只为满足作者变态私欲🙃
车速到120 慎用食用。
你要是批评我,我就写你跟岳云鹏搞cp。

戳我看萌妹岐飙车

烂尾。不搞了。

【美宣】合作伙伴(End)


前文




吴宣仪有诸多小癖好小习惯,像被粉丝所知的:喜欢一个人缩在墙角玩手机,喜欢给别人弄美甲,喜欢冰冰奶茶等等。

其实她自己知道,缩在角落是因为需要安全感,跟别人亲密是因为天生的热心,喜欢冰冰奶茶是因为自己需要点甜。



彼此熟络的人还会了解到彼此更多的小习惯。比如对方撒谎时不断敲桌子的手指。



吴宣仪紧张的时候跟别人不一样,孟美岐容易脸红,她容易敲桌子。就是那种一下一下敲,从小指到食指像划过琴键一样,慢慢的去舒缓紧张。每次撒谎紧张的时候,她总是习惯性地如此反复。



比如之前自己跟孟美岐说前女友就别再见面了的时候,一下下叩在车窗的手指,比如拍摄时跟新人说孟美岐是自私鬼的时候,比如否认自己特意为孟美岐煮粥的时候。



每个人都是由这样一个一个平凡又特殊的小碎片拼凑而成,长成自己独特的形状变得鲜活。

多巧,吴宣仪就长成了现在这个别扭的造型。



是这样别扭的吴宣仪,这样奇怪又独特的吴宣仪。



孟美岐从第一秒扎进夜色里的时候,就开始后悔。后悔没多带一条围巾,后悔来参加这场没意思的party,后悔接了那通电话,后悔自己说的那些蠢话。



她是了解吴宣仪的,毕竟满打满算从第一次见面,她俩到如今已经过去十二年了,吴宣仪那些怪癖,那些口是心非,她都是知道的。



被轻敲的车窗,在病房的否认,她都看在眼里的。从她的「宣仪姐姐」变成她的「吴宣仪」,旁人总觉得的深情的那个是自己,可是吴宣仪呢?



吴宣仪一点点陪着自己长大,一点点包容自己,她总是不说话啊,总是一个人消化不好的锋芒啊,自己刚刚对着她说的那叫什么话啊。



还来得及吗?现在回去还来的及吗?孟美岐顿住了脚步。



后悔吗?想起来分手的那一天,自己刚刚说完那句话就后悔了,可是那又怎么样,痛苦和难受是留给自己,再受不了也还是败给了年少的自尊和莫名其妙的扭捏。


冷风一下下往脸上吹,冻得不行。



太冷了,还是回酒局驱驱寒吧。




.



走过拐角的时候,脚步刻意慢了一点。胸口闷闷的,压抑着不一样的情绪。

 

适才被风吹傻了,鬼使神差地竟然又回来了。



从这一侧拐到另一侧的时候,先入眼的是吴宣仪的脚背。措不及防,下一秒吴宣仪的脸入了眼。



眼眶有点红,妆也有点花。吴宣仪看着孟美岐,没说话。



是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站这儿了吗?孟美岐的心猛的抽搐一下。



两个人面对面,互相凝视双眸,良久。



嗓子兀得干涩,不自觉地咽了咽唾液。孟美岐叹口气,视线垂了下来,开口。


“吴宣仪,我已经演过很多因为赌气两个人渐行渐远错过的戏了,我不想再跟你演这样的戏。”



“吴宣仪,你凭什么老是说我幼稚,你知不知道其实你最幼稚。每次撒谎你都特紧张,你都咔吧咔吧敲敲打打,之前录制节目完跟我说别再见了,煮粥跟我说是助理煮的时候,你就是一直敲桌子。你的那些小习惯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,你就别装了,再说了谁家助理煮的粥那么难喝还敢拿出来。”


“吴宣仪,咱们俩以前在一块儿你亲我喊我宝宝的视频,我还留着呢,你今天要是不答应,我就发微博上,我不想再因为工作,为了形象为了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折磨我自己了,你今天不答应我,我就,我就生气。”



“我说过要陪你,我真的不会走。你看,我现在不是又回来了吗。”



“我已经二十五了,我这人特别懒,我懒得重新去了解一个人了,我已经纠缠你十二年了。我之前说过我陪你啊,那你什么时候抽空陪陪我啊。”



“吴宣仪,我真的特讨厌你跟别人在一块,我就是特别介意,从之前一直到现在,我真的很在意你。”


“姐姐,我认输了。”

“吴宣仪,我们和好吧。”




.



过年的气氛真的很好,除旧迎新把一年的好事坏事都留给过去。



晕晕乎乎从酒局到家的时候,孟美岐开门的声音格外轻,生怕吵醒已然入睡的父母。



蹑手蹑脚地摁开灯的开关。一点点费力地踱到卧室。


吴宣仪挂在孟美岐肩膀上,腰间的手紧紧搂着,被酒精熏染的小脸通红。侧卧在床上,彼此抱得格外用力。



真好,刚刚还想过这样温馨的气氛你不应该缺席,现在你就又一次进入我的生活。



比起得到,更欣喜的是失而复得。
 

谢谢你陪我长大,吴宣仪。

谢谢你渡我以爱,孟美岐。

 

势均力敌的爱是彼此相互的双箭头,哪一方的付出和收获更多,外人都难以做出判断。请以后继续扶持,继续相爱,继续合作度过余生。



大家怎么都这么会吹彩虹屁。我就只会说 呜呜呜呜呜写得真的很好。

怎么我磕哪对 哪对cpf就被dw追着打……反向毒奶 磕迷梦cp好了🙃

今天会爱我嘛!!!
明天会爱我嘛!!!
后天会爱我嘛!!!
以后会爱我嘛!!!
反正我今天明天后天以后都会爱你哒!!!

恩潇这对怎么可能有虐文呢!!!

就孙周延那种大狗子的性格 就算跟潇潇吵架了
也应该是巴巴地满地打滚举手投降啊!!!

就孙周延那种胜负欲 就算梗在面前的现实
她也得虎着去把潇潇抢回来 再八抬大轿给娶回来啊!!!

【美宣】合作伙伴(六)

 
(一)
(二)
(三)
(四)
(五)



孟美岐有点后悔了。

为什么大过年的要吃力不讨好给自己添堵,前女友一个电话自己就巴巴地过来看一群疯子吹瓶。

组里的朋友经酒精熏染后热情得惊人,拉拉扯扯大着舌头就给自己倒酒。几瓶啤酒下肚,现在孟美岐缩在一角暗自出神发愣。有点上头了,脸颊有点发烫,意识开始神游。

眯着眼孟美岐看着这群乐得自在逍遥的人。都是孤独的一份子,人是群居动物,在外务工的心酸浸染着这颗心都飘忽,太苦了,都想家,都分身乏术,不然有谁愿意过年不回家反倒跑这里闹?

有。世界这么大,总得有几个傻子会因为一通电话就巴巴跑着来闹。



过来帮帮她?帮什么,一个随口的大冒险罢了。骗子,专骗傻子。



刚进门的时候孟美岐就被哄笑一阵,毕竟谁都没想着一个电话就能请来孟美岐这尊清心寡欲的大佛,更何况是大半夜过年的时候,所以等她真正到位后气氛更上一层。

倒是吴宣仪,在看到孟美岐时没有一点诧异,照常的一番寒暄后就飘到别的角落玩闹。没有一点不自在,反正不过是一个老朋友罢了。



人们常说娱乐圈的明星私生活混乱,说他们善于伪装,镜头前的都是表象,都经过精心包装后的产品。



但其实每个人都有一幅幅不同的面具,它们由不同人不同的经历、性格、情绪揉制而成,每一面都是真实存在。成熟的标志就在于在恰当的场合,适时地选择适合的那一幅。



而吴宣仪总是能恰到好处地选到最合适的一副。


私下的形象与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形象有所差异,也只不过在表现性格的不同面。芸芸众生太过于苛责别人的一言一行,都忘记了对方却也跟自己一样,仅仅是个普通人罢了。

吴宣仪本身性格里就有娱乐的因子,一个接一个的梗,巧妙地抓住现场的气氛,逗得大家都乐不可支。都是普通人罢了,孤独寂寞是漫漫人生路缱绻的陪伴,躲不开。之所以吵闹是不过是想驱散心头的冷。



从以前开始就这样了,从以前开始就是自己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信手拈来地跟别人玩闹。



穷喝酒毕竟是没什么意思的,几个经常混夜店的咖吵嚷着开始下一局游戏。



“玩票大的,这把转到的人,跟下一把转到的人kiss,怎么样”旁边的人瞪大了眼向大家提议。



“行唉”“行啊”……



“要不我退出?”孟美岐不好意思参加这种游戏,她才刚到还没适应当下的氛围,陪着他们发什么疯啊?



“不准,美岐你本来就半路出家,这会儿还退出就说不过去了吧。”不知是谁起哄,大伙就拦着她,这把一定得下海了。

被堵在吧台那块,孟美岐的视线漂向吴宣仪,整个包间暗索索的,闪闪烁烁的灯并不能点亮整间房,不亮不暗反倒有些欲掩弥彰的意味。吴宣仪好像并没有什么不适, 此刻侧倚着旁边的朋友玩味地一起起哄。

明明是她一通电话把自己骗过来的,现在当事人反倒跟自己把分界线划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真是不知道刚刚出门前在紧张什么,大三岁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?
包间里准备好的娱乐盘指针摇摇晃晃,悬着每一个心跳指向一个缩在角落的女生,是剧务小杨。



是个新人小白也是个平时容易害羞的女生,孟美岐记得她刚进组的时候,小杨看见她说话都紧张得咳咳巴巴,多跟她说几句话聊聊天都能羞红脸。

“接下来要是抽到男生就好玩了啊”旁边有人说。



孟美岐看着脸色红红的小杨,有些窘迫,想到曾经的自己,又想到前几天在剧组的自己。

“我晚来,这局下海算了,我陪她。”

“什么,美岐你说什么?”



“我说,我陪她。”



我陪她。



整个包间里都暗暗的,看不清吴宣仪的脸色。应该照样保持官方吧,孟美岐想。



不过是同性之间一个简简单单的嘴唇碰嘴唇游戏,都演过这么多戏了,有没有感情上的纠葛,哪里有什么禁忌。



灯光暗沉,耳边是起哄的吵闹。对方身上的香水味有点浓,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一款。有轻轻相贴的嘴唇,但心绪也起伏不大,总之没有心动。心动的感觉是什么,好像好久没有体验过了,最近一次是哪次?



孟美岐的视线不够专注,余光瞥到阴影处的吴宣仪。她好像喝醉了,靠着沙发后脑勺抵着墙,眼神不够深邃,有点飘忽,让人看不出她是不是在注视你。



孟美岐想,吴宣仪总是这样,把她大把大把的爱撒向普生,对谁眼神都充满爱意,对谁都一样照顾,没有人是她的特例。



“山支大哥会玩!”剧组的朋友起哄的时候个顶个的热闹欢腾。人在事不关己找乐子的时候,总是快乐的。



被团团包围着,被凑上来的啤酒瓶拦住,被贴着耳朵喊的玩笑话炸着,孟美岐笑得格外大声。

“山支大哥罩你。”

热闹的地方总是特别热闹,注意力过度集中于一处,人就会对别的事视而不见。这条对于任何人都适用,没有人注意到吴宣仪的离开,除了有些人,只注意吴宣仪的离开的人。



觥筹交易谈笑间把话题从自己身上扯开,从混乱的泥泞里抽身,矮下半个身子溜出包间。走廊空荡荡的,没有人,能去哪?



孟美岐也不想显得自己过于刻意,可是匆匆的脚步却让她原形毕露。还是有点担心的,毕竟是前女友嘛,人之常情可以理解嘛,自己就是个容易担心别人的人嘛。


下一拐角,措不及防被一大团东西拦住,胳膊耷拉着挂在自己脖子上,鼻息窸窸窣窣地喷在脖颈,肢体瞬间有些僵硬,脑袋发懵。

宣,宣仪?



不对。



吴宣仪?



眼前的人双颊泛着不自然的红晕,酒气有些冲鼻子,眯起的眼睛暗许流波。白嫩的手指抬起,原先有些冷艳的脸猛的泛起傻笑,手指一下戳到孟美岐的嘴角。



“你脏脏,这里不干净。”



孟美岐好看的脸瞬间哑火,吴宣仪,你现在这是在干嘛。



“吴小姐有什么高见呢?”



吴宣仪拧起好看的眉,强装出凶巴巴的样子,却因为醉酒而显得奶味十足,手指狠狠摩挲着孟美岐的唇瓣。



“我陪她,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。孟女士情话说的满分,可惜就怕人家小姑娘不吃这套。”

吴宣仪,你这算什么。你现在有什么立场说这些话。



孟美岐伸手按住吴宣仪作祟的手,嘴唇因为摩擦的过于用力,现在有火辣辣的疼。鬼使神差地从嘴巴里蹦出一句:“吴小姐吃这一套吗”



沉默突兀地梗在中间,一分一秒突然被拉长。

“我以前就不吃这一套,现在更不吃这一套。”

因为喝酒了吧,脑袋突然变得昏昏沉沉,混沌的不行。孟美岐把背靠着大理石墙砖上,身后闷闷地发凉,喝高了,耳朵都不太好使了,脑子也不太灵光了,不然怎么会这么容易被别人放掌心里耍?


“吴宣仪,你自己慢慢在这玩吧,大过年的,我才不乐意,陪你,陪你在这疯。”



孟美岐紧了紧衣袖,把脖子缩了缩,一头扎进夜色。呼出的气在空中幻化成白色的雾,朦朦胧胧。大三岁真的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?出门的时候不应该这么急的,太冷了,太冷了,真的太冷了,那条围巾真的应该顺手去拿的。


这侧的吴宣仪,低着头瞳孔聚焦在地砖上一小心的污渍上,脑子里却不知道在上演什么天人大战。



“我真的把小朋友弄丢了。”她喃喃自语。



  


I'll be on your side.